欢迎访问德阳市教育门户网站 网站地图 本站访问人次: 8037835

德阳援藏教师肖斌:爱洒雪域高原

来源:电教馆作者:胥勋刚 谭万长发表时间:2017/9/18 7:48:23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 也许,有人以为“援藏”可以得到丰厚的薪水;也许,有人以为“援藏”可以换取政治上的资本;也许……

也许,你错了!

   “援藏”需要一种义无反顾的大爱精神;需要一种坚忍不拔的毅力;需要承受大自然对生命的考验;需要忍受漫漫长夜带给你的寂寞与孤独……

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

为了远山的孩子他毅然援藏

 

出生于书香门第的他,脸上总是挂着微笑,胖墩墩的身材,走起路来如风似的,这就是来自罗江县金山一小从教近30年的小学教师肖斌。即将到远隔1000多里的阿坝县援藏,他心情异常复杂。去,80高龄的父亲如今卧病在床,不去,可能一辈子也没有机会去了……

“为了一个信念,为了山那边的孩子,我不去谁去,哪个家庭没有困难。”父亲摆摆手,去吧,去吧!妻子躲在门后泣不成声,母亲在默默为他收拾行装,明天要出远门了,母亲给予他的只是更多更多的鼓励。“孩子,你都快五十的人了,那边天很冷,你吃得消吗?听说还缺氧,多带一点衣服啊”“那边山很高,走路一定要注意山上的飞石滚落”……母亲强忍着没有再说下去,她知道此时儿子的心情,他把家里的一切都托付给了妻子和教书的妹妹。

   说实在的,母亲说得没错,藏区确实很冷,山也很高!走在通往藏区的路上,心里总是提心吊胆,抬头望天,帽子都要望掉,车子在呈九十度的山涧下穿行,司机开车总是走走停停,时常观察山上是否有飞石滚落,经过九个多小时的艰难跋涉,车子终于到了阿坝县城,走的时候穿的是衬衣,一下车刺骨的寒风简直要穿透骨头,一行27人,个个冷得发抖,每个人都没有想到,九月的阿坝也飘雪,可在内地德阳还穿着短袖啊!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进藏教书难过的“三关”

 

第一关:身体关

 

没有到高原的人,自认为就是山高一点,天气冷一点,没有什么的,其实,并不是大家想象的那样,有高原反应的人,不说工作,就是走路睡觉都得要命。

初到高原的第一夜,肖斌和其他来援藏的老师一样,都有不同程度的高原反应,头痛得要破,全身酸痛无力,嘴唇因缺氧呈紫黑色,既不能喝水又不能洗澡。听高原卫生知识的专家说,来的时候不能喝水、更不能洗澡,只要得了感冒病,就容易得肺水肿和脑水肿,并且,很难治愈。室内温度两三度,窗外温度最少也是零下20度,走在通往学校的路上,牙齿冻得格格响,不要说给学生上课,就是想上课,大脑整天晕乎乎的。

来的援藏教师,经过三天的调整,其他基本上都没有大碍,然肖斌老师头肿得像气球似的,己经两天没有进食了,还能坚持吗?大家都围坐在他的病床前,医院的专家经过会诊,纷纷要求转院或转回内地,否则,有生命危险!病床上的肖老师,泪水从脸颊一滴一滴地淌下,“不!我不能回去,我一定能站起来,我要留下来!”“我就是死也要死在阿坝!”临走时的铮铮誓言,他怎能忘记!

也许是坚强的毅力,也许是他的真诚感动了上天,第四天下午,肖老师的身体奇迹般好了,能下地走路了……他终于留在了阿坝。

 

第二关 语言关

 

    说实话,到藏区只要身体没有问题,什么都不怕!那只是对一个普通人来说,如果是走上三尺讲台,那就另当别论了。根据县教育局的工作安排,肖斌老师被分到阿坝县城城关一小教小学一年级数学,当拿到课本的时候,肖斌老师傻眼了,他教了20多年的语文,数学知识早己生疏了,他行吗?

   

 

走进学校大门的第一天,有一个老师就告诉肖老师,叫他不要教一年级,学校听说要来一个援藏老师,想考一考他究竟有“几斤几两”,大多数学生连自己名字都写不出来。刚开始的第一节课,确实印证了那个“长嘴舌”老师说实话。上课了,他费尽口舌讲了一上午,学生们一个都没有听懂。肖老师说的是汉语,并且语速又快,小家伙们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个个像秋天田地里的鸭子,脑袋直立,一点反应都没有,好像今天课堂上来了一个“外星人”。

这下可难坏了肖老师,不说上课,连语言都不通怎么办?

第二天,有两个家长来到学校要求调整到其他班级,更有家长说得很难听:“听说内地教学质量高,说了半天来了一个讲天书的老师”。

下来后,肖老师找来班上能听懂汉语的学生,问他们为什么不举手回答问题?同学们都说你说得太快了。下来后,肖老师主动找到学校,请求学校联系几个能听懂汉语的老师,让他们教自己藏语,肖老师还亲自做藏汉双语小卡片,让学生读藏语,他教汉语。

就这样,老师学生课堂上互动,慢慢的,慢慢的,肖老师学会了藏语,学生们也听懂了汉语。当然,在课堂上肖老师也闹了些笑话,就是这些笑话,让他与学生缩短了距离,加深了友谊,学生也主动和肖老师交流,学生不懂也敢问了。刚开始,他还教得慢,过了三个月,他所教的学生有了很大的进步,2016年秋季期末考试,肖老师所教的一年级三班考了个全年级的第一名。2017年上半年,全县统一组织考试,他所教的班级考了全县第四名。

这不,今年秋季刚开学,以前跑到其他学校的学生又纷纷又回到肖老师的班上。

 

第三关 孤独寞寂关

 

    刚到高原,一切都是那么新奇,蓝天白云,大家有说有笑,没过几天,大家各自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,有的分到乡村学校,有的分到县城周边学校,大家平时难得一见。

阿坝县是国家级贫困县,地广人稀,全县土地面积一万多平方公里,人口却只有近八万人,财政收入GDP只有近四千多万元,阿坝县整个街上看得见最多的东西就是发电机,阿坝县有一个顺口溜,“三天不停电,就不是阿坝县”。

白天与学生相伴,欢声笑语,一到晚上,整个城市一片漆黑,只有为数几个酒店的发电机达达作响。阿坝的冬天很冷,坐在寝室里,没有火烤,那简直就是冰窖,再加上高原缺氧,睡在床上调不上气来,一晚上要醒来三四次,简直睡不着觉,那滋味真是不好受,室内室外一个温度,零下20多度,盖在身上的被子,再厚也薄如一张纸似的,只要一想家,想老婆孩子,泪水齐涮涮地流下来。

所以说,寂寞和孤独是最难过的一关,窗外是茫茫白雪,偶尔能听到几声狗的狂吠。夜里的孤独,无法用语言来形容,唯有发声的,是那窗外的电线被风刮得呼拉呼拉响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  把爱洒在无悔的雪域高原

 

肖老师班上的学生大多来自县城周围牧民家的孩子,家里经济十分困难,虽然国家实行了十五年免费义务教育,但由于父母文化不高,很多家庭兄弟姐妹都是五六个,家里种的青稞基本上不够吃,肖斌老师拿出自己微薄的工资资助那些家庭困难的学生,给他们买衣服、牛奶和面包。

有一个叫索朗罗日的学生,家住阿坝县麦昆乡洞沟村,房子在一个高高的山上,母亲身体不好,父亲又有残疾,兄弟姐妹六个人,一年到头都吃不饱。家里送他上学积极性很不高,父母与其让他读书,还不如让他上山去挖虫草、挖贝母。

这不,最近几天又没有来上学了,肖老师心里想,这才是小学二年级啊,决不能让班上一个孩子辍学,决不能让索朗罗日走他父亲不能识字的老路。于是,肖老师带上干粮,背上水壶,翻山越岭来到索朗罗日家。“虫草不能挖了今后还可以挖,读书识字耽误了,一辈子也补不回来”。经过肖老师苦口婆心地给他父母做工作,最后,索朗罗日的父母终于说通了,孩子第二天又回到了校园。

       

       时刻不忘让孩子们爱党爱国 

 

藏区教育的灵魂和方向,那就是接受爱国主义教育,让每一个学生知道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,知道明天长大了去做什么,如何报答父母和回报社会。于是,他主动承担起学校德育教育课,让学生从小懂党恩、知党恩、报党恩。肖老师每天除了给孩子们上数学课、当班主任,还要上生命与安全和五个年级的思想品德课,每周18节课,每天都是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住处,早上来不及吃早饭,喝一口水又站在三尺讲台上。

前不久,我路过肖老师教室门口,只听窗外飘来《党啊党啊,亲爱的妈妈》的歌声,“是啊,党啊,亲爱的妈妈,是你教我们学会了走路,走上了爱党爱国爱社会主义的道路”!

就这样,肖斌老师每天都走在他理想信念的道路上。就是这样一个看似普通而又平凡的援藏老师,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,干出了不平凡的业绩,得到了藏区人民的认可和爱戴工。在今年学校举行的教师节表彰大会上,班上30多个学生的家长,自发地将一面印有“关心下一代,汗水浇未来”的锦旗送给肖老师,并将雪白的哈达系在肖老师的胸前。